今天不喝酒

我的爱是不知足的,
所以我尽量不去爱。

归档

人设短篇

慕慕短篇故事
最佳损友

此篇为刺客信条AU,人物为原刨。

“我们之间互相嫌弃,也就有时候特别想弄死对方。”
                                                                   ――题记

1.相识
这是件很偶然的小事,当时只有五级的圣骑士慕慕被十五级的刺客周理救了的时候,十五岁的慕慕见到他哭的就像周理杀了她全家一样。

2.往事
慕慕是甜不辣的初级学员,并没有武器发给十级的她,平时也就去接一些基础任务,她认为调解人际关系最为复杂,就像现在的情况,“所以,你是不同意和解喽?”面对彪形大汉,她已经习以为常,看向站在房脊上的刺客打了个手势后退几步远离那人,刺客从房上跳下击昏大汉顺便收走大汉身上的钱。
“哇哦,鲤鱼你真是死性不改。”她挑挑眉说到,
“那没法,谁让地主甜不辣不给我发工资呢?”那条“鲤鱼”摘下兜帽站起来拍拍手,“走,今儿你周哥哥特开心,请你吃好吃的去。”慕慕看到他的袖剑,故作开心地鼓掌“哦,哦,以后我就可以放心我的生命安全了,免费保镖。”
“什么时候我倒成了你的免费保镖了?”
“你不一直是自愿的吗。”
“嘿,你个废物慕。”
“切,你个混蛋鲤鱼。”

3.礼物
周理很难理解为什么甜不辣升级升得这么慢,用了三年才升到三十级,还要送她个礼物,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女孩(汉)子呢,送个……新披肩?嗯……就这样。
慕慕她见到这礼物很开心,结果第二天披上披肩后被巡逻士兵N次警惕后,慕慕披着那礼物挥着剑追杀了周理跑了半个城。
当时她不知道披肩内侧写了一行字
“世界关爱小废物。”

4.恶劣
“他当时说 ‘讲和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的。’ 所以我果断让他在暴力下妥协,就这样。”慕说完歪头乖巧地冲老师笑了一下,这时教室的阳台窗户被人敲响,那位老师便看到猫蹲在窗外跟她招手的某位姓周的刺客,当天下午老师因此事和慕慕平时暴力表现教育了三个小时。
周理知道了这事之后常找借口抱怨甜不辣的态度恶劣,大肆搜刮甜不辣的仓库,有时候慕慕也会帮他一起搬空仓库。

5.受伤
这只是不愿被回忆的一部分。
周理为她挡了一颗子弹。
因为他过于担心他这个“废物”朋友。
子弹穿过周理的肩膀,被挡在她身上的防弹衣上。
这次任务很成功。
慕慕拖着周理艰难寻找治疗地点,周理安慰她“小废物,哥这保镖当的称职吗?”
“相当不称职。”
“哈?”
“受伤了还怎么保护我?”
“以哥的实力绝对能罩得住你,因为世界关爱小废物。”
“混蛋鲤鱼……你还是早点被红烧吧。”

6.称呼
慕慕给周理备注的称呼是“红烧/清蒸鲤鱼”,
周理给慕慕备注的称呼是“废物慕三岁”

7.朋友
她最好的朋友只有他,她觉得他们关系是同生共死的好哥们,也可以称为最佳损友。

8.暗示
周理有一个习惯,和她一起出任务前,总是把她整理好的衣服再整理一遍,“Que dieu protege les gens que j'aime”最后说完这一句话再出门,对此,慕慕只当他这是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


9.喜欢
周理:“你们再说什么,哇哦,我确实喜欢她,但那并不是因为爱情,因为友情”况且,我有我的爱人。

摸鱼完成慕慕人设画像

刺客信条中的甜不辣校服私设(对于他们的衣服感兴趣,真的,我还是爱刺客的)

10级校服比30级校服好看

当然,30级的披肩不是甜不辣发的,是身为刺客的朋友送的

结果穿上披肩的那天被各路小兵追杀

两个校服一个注重于血皮最厚,一个注重伤害最高

论用三年才升到三十级的某慕

前期用最和平的方式维护和平(维护不了也不用她上),后期与刺客一起无双专治各种不服(暴躁老姐的养成)

愿洞察之父继续引领我们

请忽略上一句话

。。。。。。。。。。。。。。。。。。

不要指望现在的我能画出什么基础动作什么的

关于慕慕的故事……我还是先把手里攒着的一个梗写完的再说吧(写完还有一篇要重写的文)

一到晚上就这样,不仅思维乱的一团麻,还比白天要话唠几倍

也就说这么多?最后再添上句:

“我女儿们都画的很好看。”

我爱你,
即便走过万水千山。

N年以前给你看过的
(好像是吧……)
存档。 @西南风过十里

存档,课上摸鱼

人设短篇

西喻短篇故事
浅花已深眠

1980年
他只留下一封信,然后就再也不见了。苍老的她费力地看清信纸上字,不停地说着“勿念勿念……”

午后的暖阳照在她身上,让她有了一种幻觉,风尘仆仆的他背着枪打开门闯进来,抱住她说“雨路,我回来了,走,我请你去吃好吃的去。”

老人露出笑容,闭上了眼睛,信纸轻轻被风吹到地上,可以看到,上面有着工整地字体,还有一朵画的歪歪扭扭的花。

2017年
“……战场上的我们大多数人是为了家国情怀,平定内乱,振兴中毕,小数人为了家人,而我是那小数人……”西喻毫无感情地读这封信,而蒋语璐一脸开心地听她读,西喻把信纸递给蒋语璐,
“我是来找人物素材画画的,而不是给您老来读信来了。”
“好好重读完,姐给你看样好的。”
“好嘞。”

1924年
『展信佳,
最近如何,前线战斗并不是你来信中说的危险,也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紧张。队里的战友们都很好相处……』他有些不自觉地抹了抹脸上干涸的血迹,『……队伍里一直很沉默,因为我们忙着补觉,忙着吸口烟,这么一说,我到是想吸口烟了,你离很远可管不到我哦。』他停下来小声地笑出来,『战场上的我们大多数人是为了家国情怀,平定内乱,振兴中毕,小数人为了家人,而我是那小数人……如果打完了仗,我很想当一名画家,因为我要把你的样子画下来。』西喻停下笔,拿出照片看上面的女子,他笨拙地画了一朵花,『Ich liebe dish.(1)』
『勿念,
西喻。』他将照片和信放到一起交给能送信的人,看了一眼她在的方向,回头继续随着队伍向前。

2017年
“勿念,西喻。”西喻感觉自己的名字第一次这么大众化,压下心里的不自在,僵硬地说“我读完了,素材……”“给你。”蒋语璐塞给她一张照片,眼圈发红,西喻后知后觉地发现从读信的开始就一直低着头的她,原来是要哭了。她抱住蒋语璐,怀里的蒋语璐小声呜咽,西喻摸摸她的头“不就两个名字与咱俩重名吗,不至于这么感性吧”

“别哭啦,小哭包,再哭就没好吃的了。”
蒋语璐睡着前听到的最后句话,
西喻看她安静下来,拿出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子很漂亮,似乎蒋语璐与她神似。西喻伸手摸摸她的头,想起信中一句话,小声说出来。
“Ich liebe dish.”
她应该没有听到。

(1)翻译为:我喜欢你
(完)

@胡二老板

【EA】并不想知道你们的故事

第三人称
校园AU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的故事,真的,艾吉奥,毕业这么多年,我尤其不想知道你和阿泰尔的故事。我抱着酒瓶子看到喝嗨了的艾吉奥红着脸跟同样红着脸抱着我的袖剑不撒手的慕慕不停地吹阿泰尔(场面混乱),最后他讲到与阿泰尔的恋爱开始,他说的事情大部分覆盖了我所见的,也让我“愉快”地回忆起那年事情。

“当时他看我淋雨让我和他撑一把伞回来。”
“虽然我拒绝了,怕把他淋到但是他在我后面看了一路的我,我忘说谢谢了。”
“怎么办啊!!!”对方似乎一点也不冷静
“我此时此刻现在特别烦你,艾吉奥组长,请你不要继续再跟我说那个撑伞小哥哥的颜有多么多么好,我又没见到,你们会再见的,所以你安静一下,谢,谢!”
打完这句话狠狠将手机往床上一砸,刚考完一天试的我觉得我们这位组长不仅爱好女,而且准备男女通吃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一边擦装备一边发现手机上又来了一条信息,
“忽然想起来,”
“我觉得你认识。”艾吉奥说
“我jio得我不认识。”我抓着手机一脸无奈地回答
“你再仔细想想,你肯定认识。”那边依旧执着
“不就嘴角跟你一道情侣疤痕,金色眼睛……我次,组长,你怎么喜欢……”新来的同学阿泰尔啊,现在脑细胞是终于不死机了,脑细胞还是再死一次吧。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来这个高中,明明两个学校在一个院,去甜不辣高中不行吗,当初填志愿时不就没分清这是两学校吗,而且那里小姐姐好看有很多啊!!!看到己经和阿泰尔混熟的艾吉奥,我只想转身就走。

我抱怨给我朋友慕慕,她来一句“袖剑多帅啊,我滴个洞察之父啊,你这还不满足。”哦,靠,忘了你是个甜不辣。

甜不辣与我们刺客,天生不对付,为什么,可能年年争个升学率?也可能是为了校服的美观而选择站队的,例如现在的我,看到阿泰尔穿的一身刺客白校服,心里瞬间觉得,来这,不亏。

“是不是很好看?”
组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没错没错,不管看太多次都……”我乖巧立刻收声,
“我的人可不是你等随时看的,我以组长的名义,训练一下你的实战经验,拿起你的长剑,咱走波训练场。”艾吉奥和蔼地露出笑容,又让班级里一群女汉子重拾少女心,
我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阿泰尔,阿泰尔看到我们这幅模样后愣了一下,声音依旧冷漠地说“加油,我等艾吉奥回来一起去吃饭。”
啊,阿泰尔你不用忍笑,
补充一下,你们关系好到就差扯证了。
你们这对夫夫,存心的吧。

高二军训,现在一想,当时我离发现他们关系的本质就差一步,不过当年太天真,没看出来。

高二的军训去了上理论课,就是玩了。我有幸与艾吉奥和阿泰尔两位学神一个宿舍,一天成功顺完正常流程,晚上闭灯后,给慕慕发好信息,准备睡觉时,艾吉奥推我起来说要和我拼酒,正犹豫的时候,睡在艾吉奥上铺的阿泰尔翻下来,坐在床上,无奈地冲我笑笑,也拿着罐酒,阿泰尔这么迁就他啊,那就,那就拼酒吧。

上铺用手电筒下棋,玩手机,下铺泡泡面的,就剩我们在拼……喝酒,怪不得艾吉奥拿了两个包,原来大部分装罐装酒了,地上摆了一堆铁罐,那两人都喝的不省人事了,我认命将他俩放在一张床上,裹好被子,开始收拾酒罐,然后我也不知道了。

第二早爬起来时,就看到他们抱在一起脸贴脸睡,被子都踢地上了,我没笑,真的,我就拍下来发给慕慕了。放下手机时发现他俩已经醒了,一起盯着我,一点违和感也没有,就是后背有点冷。

那天,我运气真的很差,玩真人战场时被他们俩针对,训练场的训练还是这两位亲自教导,阿西巴,你们真的好棒棒啊。

引用隔壁甜不辣一位同学的口头语“我的运气操之在我。”我的运气开始变好了,下午做菜和阿泰尔一组,我知足了,这位学神还是好说话的。

本组昭云女神挑起大梁,做菜速度很快也很好吃,我们其他人则在一旁打下手。阿泰尔负责看着菜(顺便提前尝一下),我削个土豆回来,发现艾吉奥蹲在阿泰尔身边张牙舞爪的要吃菜。此时的阿泰尔与艾吉奥脸贴脸,为了不让艾吉奥吃到菜(据阿泰尔后来解释,不过我不信。),阿泰尔左右瞧了一眼,看到我之后,眼神里带着信任,然后大胆亲一口艾吉奥,他们俩耳朵红的特别同步,艾吉奥呆了一会之后,同手同脚地回去了,反观阿泰尔摸摸耳朵又夹一筷子菜尝一口,对我说“昭云做的菜真的好棒。”

你们俩的表现有点不对啊,饭后看见艾吉奥还是熟稔地揽住阿泰尔,小动作有点多?应该是我错觉。可兄弟情好到躺在一床睡就很正常,但是你们……亲一口之后还能继续勾肩搭背是什么操作?

我真傻,我应该早就知道的。
现在这么一想,我小心翼翼地啜口酒,把慕慕又往身边拽拽,给阿泰尔打了个电话,让他快点把人接走,我真的不想知道你们的故事,再也不想。

谢谢喜欢。

@欧阳清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