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喝酒

我的爱是不知足的,
所以我尽量不去爱。

人设短篇

西喻短篇故事
浅花已深眠

1980年
他只留下一封信,然后就再也不见了。苍老的她费力地看清信纸上字,不停地说着“勿念勿念……”

午后的暖阳照在她身上,让她有了一种幻觉,风尘仆仆的他背着枪打开门闯进来,抱住她说“雨路,我回来了,走,我请你去吃好吃的去。”

老人露出笑容,闭上了眼睛,信纸轻轻被风吹到地上,可以看到,上面有着工整地字体,还有一朵画的歪歪扭扭的花。

2017年
“……战场上的我们大多数人是为了家国情怀,平定内乱,振兴中毕,小数人为了家人,而我是那小数人……”西喻毫无感情地读这封信,而蒋语璐一脸开心地听她读,西喻把信纸递给蒋语璐,
“我是来找人物素材画画的,而不是给您老来读信来了。”
“好好重读完,姐给你看样好的。”
“好嘞。”

1924年
『展信佳,
最近如何,前线战斗并不是你来信中说的危险,也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紧张。队里的战友们都很好相处……』他有些不自觉地抹了抹脸上干涸的血迹,『……队伍里一直很沉默,因为我们忙着补觉,忙着吸口烟,这么一说,我到是想吸口烟了,你离很远可管不到我哦。』他停下来小声地笑出来,『战场上的我们大多数人是为了家国情怀,平定内乱,振兴中毕,小数人为了家人,而我是那小数人……如果打完了仗,我很想当一名画家,因为我要把你的样子画下来。』西喻停下笔,拿出照片看上面的女子,他笨拙地画了一朵花,『Ich liebe dish.(1)』
『勿念,
西喻。』他将照片和信放到一起交给能送信的人,看了一眼她在的方向,回头继续随着队伍向前。

2017年
“勿念,西喻。”西喻感觉自己的名字第一次这么大众化,压下心里的不自在,僵硬地说“我读完了,素材……”“给你。”蒋语璐塞给她一张照片,眼圈发红,西喻后知后觉地发现从读信的开始就一直低着头的她,原来是要哭了。她抱住蒋语璐,怀里的蒋语璐小声呜咽,西喻摸摸她的头“不就两个名字与咱俩重名吗,不至于这么感性吧”

“别哭啦,小哭包,再哭就没好吃的了。”
蒋语璐睡着前听到的最后句话,
西喻看她安静下来,拿出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子很漂亮,似乎蒋语璐与她神似。西喻伸手摸摸她的头,想起信中一句话,小声说出来。
“Ich liebe dish.”
她应该没有听到。

(1)翻译为:我喜欢你
(完)

@胡二老板

评论(5)

热度(2)